美白菇财经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区块链

民营航空卖盘求生地方政府难抑投资冲动【资讯】

时间:2023-01-16 来源网站:美白菇财经网

民营航空卖盘求生 地方政府难抑投资冲动

民营航空卖盘求生 地方政府难抑投资冲动 MBAChina   编者按:一边是央企凶猛,一边是民企屡战屡退。在民航业,同样正在上演一出“国退民进”的大戏,不过这回扩张的主角是地方政府。在金融危机之下,“差钱”的几大民营航空公司纷纷傍上了地方政府这棵大树,以求度过当前的危机。

一场金融危机似乎意外地给地方政府投资航空业带来了机会。如今,因金融危机而窘迫的民营航空公司正在成为地方政府切入航空业最好的突破口。

近日,海航集团低调与大连市牵手,合作组建“大连航空公司”;而濒临破产的东星航空公司,则在8月26日传来四川航空高调介入的消息。

这一切,仅仅是国有资本加大对民航业投资的一个缩影。8月26日,奥凯前总裁刘捷音对《中国经营报》记者确认,目前奥凯航空同样在与天津市政府谈判,商谈天津市政府入股奥凯的事宜。

在业内人士看来,经济危机提供了一次机会,让国有资本得以与民营航空联手入市。然而,摆在行业面前的问题不容回避:在民航业“去民营化”的浪潮之下,航空公司未来将走向何方?

集体卖盘

海航集团再次精彩地复制了与地方政府联手的样本。

《中国经营报》记者获悉,日前,大连保税区管委会已经与海航集团签署了投资合作协议,双方将合作组建大连航空公司,并在投融资、物流服务、航运服务、地产投资、航空设施和用品制造及相关产品进出口等领域建立全面的战略合作关系。

对于该协议的细节,海航集团宣传部人士拒绝透露。但从海航过去的简历中不难看出,这应该又是一次政府真金白银注资的项目。从以往的故事来看,海航集团非常善于联姻地方政府——2009年6月,海航集团旗下的祥鹏航空获得了云南省国资委2.9亿元的注资,变身为合资企业;随后,旗下的大新华快运又得到了天津保税区的2亿元注资,摇身变为天津航空。

“航空公司缺钱,地方政府缺政绩,双方一拍即合。”一位要求匿名的业内人士如此评说此次合作。

打着同样算盘的不止海航集团。奥凯航空正试图复制这种模式,引入天津市政府作为其股东。“双方一直在进行谈判,我们的大部分股东都同意了,目前主要是董事长王均金出面在谈。”奥凯航空内部人士告诉记者。

而早在今年3月,民营航空鹰联航空就已经走在了前面。2009年3月,鹰联航空宣布被四川航空集团公司重组,川航以76%的股份位列其第一大股东。鹰联航空成为第一家“去民营化的航空公司”。

而最新的消息显示,川航正准备将其入股鹰联的模式在东星航空身上重演。8月26日,东星航空战略发展部总监朱霖向记者确认,四川航空将对东星提供业务支持与援助,不排除入股东星的可能。#p#分页标题#e#

无奈让渡

纵观民营航空的卖盘舞台,买家往往只有两类:一是地方政府;一是具有国资背景的航空公司。然而,民航观察人士的疑问同样存在:尽管大树底下好乘凉,但在好不容易获得*生存空间后,投靠国资是否是民营航空的“上上签”?

“我个人认为这是无奈之举。引资政府或者国有资本的最终结果,就是最后我们变成国有企业。因为民企缺钱,而政府可以不断增资,最终我们的股份会越来越缩水,并失去话语权。” 国内一家不愿具名的民营航空老总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颇多无奈。显然,话语权的丧失,成为让渡股权的民营航空公司最担心的问题,尽管如此,它们似乎并无选择。

“没有一家民营航空公司敢说自己不缺钱。”鹰联航空董秘孙志军如是直言。而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这也是民营航空公司在2009年几乎是集体卖盘的普遍心态。

民营航空在我国诞生仅5年时间,但在刘捷音看来,这一路走得异常艰辛。

“这个行业一个普遍现象就是,航空公司普遍拖欠上下游的费用,如加油时拖欠中航油、销售时拖欠中航信等,但是,情况不好的时候,民营航空往往首先被制裁。”令业界人士记忆犹新的是,2007年由于拖欠费用,中航油河北分公司拒绝为鹰联航班加油,导致了几百名旅客被滞留机场,给鹰联航空带来极大的危机。

家用沙发

榻榻米

北欧风

瓷砖